城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立夏之前琐碎时间抄诗录

利用碎片时间阅读新闻,发送微博,后来发现这些快速流动的讯息并没有多大意义。信息流超越并主宰生活,只能让人越来越深感城市或者说现代生活的荒诞。立夏前的一个月,改用古诗打发碎屏时间,等车或取号、上餐前的几分钟,随手打开手机阅读软件抵达唐朝。环境带来意识和现实的错位,这些唐诗作者穿越千年,来到餐厅、厕所、银行大厅。简版TXT全唐诗翻完,走马观花,划了很多线条,一眼望去只爱山水啊: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湘驿女子
红树醉秋色,碧溪弹夜弦。
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

王维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王维
轻阴阁小雨,深院昼慵开。

李白
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
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
霓赏曳广带,飘拂升天行。
邀我至云台,高揖卫叔卿。
恍恍与之去,驾鸿凌紫冥。
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
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

李白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旅途 | 一条评论

让波德里亚《冷记忆》系列



读让波德里亚的《冷记忆》系列,充满了快感。随意拿起随手放下,一些无所顾忌的言论,充满趣味的思维总能选出一些梦幻的句子。“人们可以抚摸一个梦就像抚摸一只家猫,人们却不能抚摸现实,他就像只野猫。”波德里亚的现实性,烟和诗的质感,正在读(抽)时才有一层意识瞬间升起。五本《冷记忆》将现代生活的光怪陆离溶解凝固成诗化的语句,游荡在时髦外表下的精神内核造就一次次轻盈飘逸的阅读上瘾。波德里亚聚集如此众多的灯光,几乎成为一类亚文化的注脚。《冷记忆》也像作者本身,时髦而保守,现实又虚幻,凝练却繁琐。“现实性是一种不治之症”波德里亚曾经说。

《冷记忆》系列跨度从1980年到2004年,波德里亚近四分之一个世纪的语言分泌物。虽不如成名作《物体系》、《消费社会》著名,但是《冷记忆》却是他最有趣的写作。《冷记忆1-5》,辉煌闪耀的句子不胜枚举。关于现实和虚构,未来和现在,人的存在本身波德里亚都有极为精彩的阐释。《冷记忆4》:“撞玻璃撞到筋疲力尽的苍蝇,他懂得了什么?自然界中没有任何东西能提供一个与自然本能相似的障碍物,一个透明的障碍物,就那种将我们与他人分开的透明的虚无而言,我们并不知道多少东西,就像那只苍蝇,它对玻璃表面那个无法逾越的障碍物也知之甚少。”这几乎一种高级的洞喻变形式。谈论认知:“世界不是为了让我们认识他而存在的,他没有任何认知的宿命,然而宿命本身就是世界的一部分,是属于深层幻觉中的世界,他和认知没有任何的必然联系。”波德里亚一次次固执地玩弄着真实,想不到却对现实对认知有如此有趣的看法。这两句话也是整本冷记忆的基础,是最正式的写作申明,是一个系列对自身的解读。波德里亚式的批注“真理源自幻想破灭,真实源自想象缺乏。”或者说冷记忆的意义是“谁相信意义,就会因意义而死,或被淹没在表象的讽刺中。”-《冷记忆1》。

虚无主义的插边球,开篇写过“任何伟大的思想都属于口误的范畴。”《冷记忆4》里波德里亚写道“有目的的东西才能够有结束,因为目的地一旦到达,剩下的只能是消失了。人类种群之所以幸存下来,就是因为它没有最终的目的地,那些想给人类提供一个目的地的人们,他们通常只能加快人类的毁灭,也许是出于幸存的本能,集体与个体渐渐放弃了任何确定的目的地,放弃了意义、理性和启蒙思想,仅仅留下了野性的直觉,即对不确定境况的野性直觉。”这一段仿佛偏离了以往的波德里亚,他并不承认自己是后现代理论家,然而却论述着后现代社会里意义和物质的消失。直接谈论虚无谈论上帝是很少见的。《冷记忆1》“迷信和迷恋所对抗的首先是相信的不可能性,对抗的是符号,将世界当做符号来消灭,使他成为一个信仰的对象。”关于神灵本身:“神灵只能寄居和隐藏在牲畜身上,安生于清静的地域了,存在于客观的痴呆中,他不能安身于人的天地里,人的范围是主观痴呆的范围,是语言及心理学的范畴,凡人式的上帝是一种荒诞。”

整个系列最有意思的并不是理论和认知,冷记忆始终是调皮的书,这是区分波德里亚和其他法国学者型作者最显著的标示物。有这样一类句子冷记忆才能如此著名:“任何诱惑都是猫一般的轻盈,就好像外表开始自己运作起来不费力气就能前后连贯。”谈论诱惑“它是那么稀薄,那么透明,以至于必须两次经过同一个地方才能留下一点点阴影。-《冷记忆1》”对老年精神图景的描述“绝梦比绝经还要糟糕,这时精神排卵的终结。”色情味是法国学者喜闻乐见的,谈论色情波德里亚也别具一格“情色比色情还要一丝不挂”,《冷记忆1》里对淫荡的诠释几乎是神来之笔:“与其喜欢享受性欲的女人,还不如喜欢那些假装享受快感的女人,后者在快乐的游戏中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保持着某种贞操,因为他们会对强奸献殷勤。”

五本冷记忆无法概述,支离破碎,漂浮,幻想。一系列精神大麻之书,是通往飞行的文本化学制剂,一罐罐听装多巴胺。
“完美的犯罪不等于没有痕迹的犯罪。而是一种不可能进行现场复原的犯罪,因为他没有动机,而且说到底也没有作案主体。自然灾害和不少历史事件都是一些完美的犯罪,世界本身也是一个完美的犯罪,没有动机没有凶手,得益和抵罪补偿都是不确定的。”

五本《冷记忆》摘录:
继续阅读

发表在 | 留下评论

有毒金属谋杀史


. 英国科普作家约翰埃姆斯利(John Emsley)著《致命元素:毒药的历史》(The Elements of Murder a History of Poison),一本近代有毒金属谋杀史。汞、砷、锑、铅、铊五味毒药自发现起与近代史相伴,一方面被人类应用在落后的医学工业里大规模自残,一方面在刑事案件里被变态者用来进行暗杀。书中每一味元素下附带大量案例,离奇和凶残程度不仅让人想到与汞、砷、锑、铅、铊相比,人心才是五毒至尊。
. 科技落后导致大规模自残,整个工业史几乎就是一部有毒金属应用改进史。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左右,大部分有毒金属才从日用品工业立剔除。在这之前压力计、日光灯、接触开关、电池、消炎药甚至治疗皮肤病的药物都含有大量有毒金属。工业应用史最著名的例子汞在制帽行业的应用,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上山下海

半年时间,游历广西、贵州、四川、甘肃、青海、西藏等得,到达尼泊尔与印度边境折返。徒步喜马拉雅山脉,山上下海。
青海湖

昆仑山

大图
可可西里

大图
纳木错垭口

大图
纳木错


大图
大图
鱼尾峰与安娜普尔纳

大图
ABC大本营路上的鱼尾峰

大图
博卡拉


大图

发表在 旅途 | 留下评论

纪录片《画廊外的风景》

   真正优秀的纪录片按题材往往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注世间的苦难,另外一类展现苦难外的人是怎么玩儿的:聚焦鲜活的艺术生态,让人们看到各地不同族群的精神风景。这类纪录近三年每年都有一部话题之作。最近三四年,从2010年班克斯《画廊外的天赋》(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到2012年Matthew Akers的《玛瑞娜·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在场》(Marina Abramović: The Artist Is Present)。

2010年班克斯《画廊外的天赋》(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

   《画廊外的天赋》由当事人(班克斯 Banksy
)拍摄,镜头对准了欧洲和北美城市街头绘画艺术圈,讨论怎样定义艺术品的界限,观者与作者关系。故事复杂离奇到商业电影编剧都难以想象的地步。

这部纪录片的遗憾:
   班克斯在前半部分流畅完整地叙述了一个复杂离奇的故事,从Thierry Guetta的摄像癖、精神世界和家庭出发,到他拿着摄像机去欧洲北美各大城市记录十万小时的街头艺术影像,再到认识班克斯本人。内容充实手法出色亦不乏想象力。后半段略显芜杂的闹剧其实拍地也不偏不倚。只是后来呈现的道德审判趋势让人大跌眼镜,这种道德和艺术观的审判在影片最后一个镜头达到高潮,这个镜头里推土机推翻了Mr.Brainwashlife is beautiful》的展览墙,班克斯以此向世人宣告了明确的批判立场,义正言辞地控诉这是一场闹剧,影片本身的泄愤意味和观点倾向拖累了它的高度。纪录片最大的魅力就是它拥有的视角,即纪录片如果视角足够高就能给人以 公正 的幻觉。所有纪录片人都在努力追寻这种视野,营造尽量多的客观。班克斯用如此明显的手法透露出立场和私人情绪,这太像街头艺术而不是优秀的记录电影。

艺术观与道德审判
  纪录片进入后半段,班克斯明显抛出了一个问题:怎样定义艺术品的界限,观者与作者关系应该是怎样的。因为见到Mr.Brainwash的展览大获成功,所以期待班克斯将影片带入具有空前破坏力的讨论氛围,不过直到最后我们失望了,不仅没有精彩的视角,连讨论余地也被班克斯的道德审判撕碎。到这部纪录片的最后Mr.Brainwash显然成为了一个笑话,成为一个利用友谊、欺诈群众、品味低劣的艺术投机分子,他以此换取名气和利益。结合影片前段班克斯猜测般地叙述thierry丧母导致录像癖的心里分析太狠,亦不道德。综上所述班克斯认为艺术应该是怎样不应该是怎样有非常明确的水平线,作为最先锋的街头艺术家,持有的艺术观和道德立场确是如此保守,让人颇感意外。那么如果不谈影片的观点,Mr.Brainwash的行为到底有什么意义 能成为艺术?应该持保留态度。既可以这样说,如果批评他是胡闹、友情商业化、贩卖庸俗和欺诈民众,那么这种界限在哪里。安迪沃霍(Andy Warhol)、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甚至是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这些人的胡闹仅仅是以历史为对象的新陈代谢而存在意义吗?这种胡闹与现代艺术概念手法的界限到底由谁来界定,这是一个完全无法回答的问题。如果只在审美和技法上谈论作品,将现代艺术史上作者和作品现象剔除社会学和历史成因,那么几乎所有作品都将失去意义。Mr.Brainwash的作品和1940年以后波澜壮阔、无所不用其极的现代艺术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这种魅惑艺术界大佬、戏耍众生难道不是一场完美的现代行为艺术吗?他获得巨大的成功,将生活演变成一场面相对象的讹诈。

发表在 影像 | 留下评论

《在西瓜糖里》


“一次爱,一阵风
我们久久地、缓缓地做爱。
一阵风吹来,窗户轻轻颤动,糖在风中无力地裂开。
我喜欢保琳的身体,她说她也喜欢我的,我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风突然停了,保琳说,那是什么?
是风。”—《在西瓜糖里》

"A Love, a Wind
We made a long and slow love.
A wind came up and the windows trembled slightly, the sugar set fragilely ajar by the wind.
I liked Pauline's body and she said that she liked mine, too, and we couldn't think of anything to say.
The wind suddenly stopped and Pauline said, What's that?
 It's the wind."

  卡夫卡曾在写给评论人奥斯卡尔帕拉克的信中说“一本书应该成为一把破冰的斧子,去打碎我们心中冻结的海洋。” 这是对阅读体验怎样升华成阅读意义的高度概览,超凡作品总能唤起人们已经钙化的记忆,让经验与想象化做斧头与天马引领意识通往未知。除此之外唯有童话 神话会让我们的经验承担风险,想象力会在幽深的感知尽头打开一扇小门,让我们暂时感受到的东西得以永存。神话只留存在历史里,童话因为需要深刻的生活感悟加上精准的精神提炼,新童话也不多见。六八年老嬉皮布朗蒂甘写《在西瓜糖里》算其中的一本吗?人们总是将它列为后现代小说,名气很大。说它小说其实是童话,纯粹的成人童话。因为是童话,所以美好。
     故事发生“IDEATH",中文版里翻译成“我的死”。这个世界由西瓜糖制成,里面有会做算数的老虎、遗忘工厂、切下手指的威士忌酒徒;也有嗜好观看坟墓安装队的老年鳟鱼、几英寸宽的河流、西瓜工厂、以及“我”的两个情人。戏剧冲突来自遗忘工厂和"IDEATH"两个地方的对立,或者说没有戏剧冲突只有文字。这里的语言是梦一般的,现实是诗,而世界由西瓜糖制成。

这个世界的片段:

在西瓜糖里
  “我们的生活是用西瓜糖小心翼翼地构造的,然后用我们的梦沿着松树和石头铺出来的道路前进。 我有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桌子和一只放东西用的大箱子。我有一个夜里烧西瓜鳟鱼油的灯笼。” “我知道一条只有半英寸宽。我知道是因为我量过,并在河边坐了整整一天。下午刚过一半就下雨了。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叫河。我们就是那种人。”

查理的主意
  “我在夜里漫长地散步。有时候,我在同一个地方站上几个小时,几乎一动不动。(我已经让风停在我的手里。)”

假的黎明中的一只羊羔
  “在假的黎明中,保琳在西瓜被下开始说梦话。她讲了一个关于一只去散步的羊羔的小故事。那只羊羔在草地上坐下,她说,那只羊羔不错。故事就这样完了。 继续阅读

发表在 | 留下评论

民国的饮食

 
   想象民国餐饮和市民生活,读民国老饕谈吃名作四本。
   四位作者四本书
汪曾祺和唐鲁孙是公认老饕,谈吃,研究吃,吃出名气。
梁实秋一代散文大家,借吃写出人间百态。《雅舍谈吃》里面上到传奇名菜下至夫妻家常,写手法谈心得讲故事,饮食生活都恰到好处。由雅舍小品和雅舍谈吃看出散文写地好的人一定是视野广阔人情练达。
知堂旁征博引,考据有瘾,对着一盘腌菜清汤能引出明清唐宋笔记。我觉得以知堂风格适宜谈茶、烟、酒,真写人间烟火很难让人口舌生津,更别说浮想名疱的技艺手法了。
唐鲁孙出生贵族,
镶红旗人珍妃、瑾妃堂侄孙。晚年退居台湾,六十岁提笔忆旧事,专门写吃。著《唐鲁孙谈吃》三千多页,民国饮食风俗尽收眼底,被称为华人谈吃第一人。《中国吃》是其中较著名的一本。

  读老民国饕杂记,一大体会是当时餐饮界均视口碑为生命,传奇馆子尽是口碑的传奇,名菜名庖成为一代人记忆。如东兴楼的烩鸭,厚德福的瓦块鱼,福寿堂的翠盖鱼翅,小吃如会贤堂的冷盘,信远斋的酸梅汤等等。食客社会地位财富等级各有不同,谈到名楼名菜总是同样津津乐道。二来服务态度可以好到谦的程度。《雅舍谈吃》忆厚德福跑堂:“敲盘碗表示你要掀桌子。在这里,若是被柜上听到,就会立刻有人出面赔不是,而且那位当值的跑堂就要卷铺盖。真个地卷铺盖,有人把门帘高高掀起,让你亲见那个跑堂扛着铺盖卷儿从你门前急驰而过。不过这是表演性质,等一下他会从后门又转回来的。”服务成为饮食业的一大风景,有跑堂为宴请主人出主意挽面子的诸多趣事。
  在这么有趣的民间社会里窥探饮食文化,猎奇心态得到满足。汪曾祺《五味》里收《知味集》前言道“八大菜系、四方小吃,生猛海鲜、新摘园蔬,暨酸豆汁、臭千张,皆可一谈。”中国小吃的传统时下各地均有传承,只是质量参差不齐。然而一些民国正统菜肴由于食材稀少、制作复杂、噱头太多,总之难得一见。饮食男女,同是欲求,没吃要见,没见要听。又看人与美食的种种故事,这是读老饕笔记的一大乐趣。

四本书里的猎奇菜品不计其数,有些附带制作方法有些没有,分本挑选摘录:
  《雅舍谈吃》
【佛跳墙】:“福州的佛跳墙,配料极其珍贵。花十多天闲工夫才能做成的这道菜。有海参、猪蹄筋、红 枣、鱼刺、鱼皮、栗子、香菇、蹄膀筋肉等十种昂贵的配料,先熬鸡汁,再将去肉的鸡汁和这些配料予以慢工出细活的好几遍煮法,前后计 时将近两星期……已不再是原有各种不同味道,而合为一味。香醇甘美,齿颊留香,两三天仍回味无穷。”

【红烧大乌】“红烧大乌上桌,茶房揭开碗盖,赫然两条大乌并排横卧,把盖碗挤得满满的。吃这道菜不能用筷子,要用羹匙,像吃八宝饭似的一匙匙地挑取。碗里没有配料,顶多有三五条冬笋。但是汁浆很浓,里面还羼有虾子。这道菜的妙处,不在味道,而是在对我们触觉的满足。我们品尝美味有时兼顾到触觉。红烧大乌吃在嘴里,有滑软细腻的感觉,不是一味的烂,而是烂中保有一点酥脆的味道。这道菜如果火候不到,则海参的韧性未除,隐隐然和齿牙作对,便非上乘了。我离开北平之后还没尝过标准的海参。”
继续阅读

发表在 | 评论关闭

《阿城精选集》

 
   最近得燕山出版社《阿城精选集》一本,翻过并无新意。其中散文篇节选自《闲话闲说》,《常识与通识》和《威尼斯日记》。凤毛麟角。
从八十年代激流隐退后,阿城这个名字成为符号,据说是因为恶于目前出版物审查制度而隐退。既然精选集未能精选,只能回忆那从前三本旧书了。

  三联朱伟评阿城说他“找到了禅的工具用途,得以表现自身。”若说读阿城小说是解公案,看他的散文则有些像听清谈。人说阿城“通透”,很能聊。
比如《闲话闲说》讲颓废:“中文里的颓废,是先要有物质、文化的底子的,在这底子上沉溺,养成敏感乃至大废不起,精致到欲言无言,赏心悦目把玩终日缺涕泪忽至,红楼梦的颓废就是由此发展起来的,最后是“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可见原来并非是白茫茫的大地。”后来《威尼斯日记》里又谈红楼梦,谈到世俗小说与世俗社会,观念不新味道十足:“中国古典小说中,宋话本将宿命隐藏在因果报应的说教下面,金瓶梅铺开了生活流程的模式,红楼梦则用神话预言生活流程的宿命结果。中国传统小说的精华,其实就是中国世俗精神,纯精神的东西,由诗承担了,小说则是随世俗一路下来,红楼梦是第一部引入诗的精神的世俗小说。”

又谈女子的韧劲:
  “女子在世俗中有特别的韧,为什么,因为女子有母性。因为要养育,母性极韧,韧到有侠气,这种侠气亦是妩媚,世俗间第一等的妩媚。我亦是偶有颓丧,就到热闹处去张望女子。”
谈世英雄美人
“色不可无情,情亦不可无色。或曰美人不淫是泥美人,英雄不邪乃死英雄。痛语”,这类似金圣叹的意思。兰陵笑笑生大概是不喜欢武松的不邪,笔头一转,直入邪男淫女的世俗庭院。
谈学识和社会认可:
  “十年寒窗是一个自觉改造的过程,中国读书人与皇家及其官僚机器的道德一元化是必然的,道德的一元化是政治一元化的基础,读书人与政治的一体性也就是必然的了。”
  “学礼和技能,也就是当时权力者维持当时的社会结构的软件,学好了,压抑好了,就可以联机了,则仕。学不好,只有当机。一直到现在,全世界教育的本质还是这样,毕业证书是给社会组织看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脸上或深或浅都是盖着“高等压抑合格”或“高等伪装成功”的印痕,换取高等的社会待遇。”
讲平民生活中的习俗和宗教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都成仙了,仍要携带世俗,就好像我们看中国人搬进新楼,阳台上满是旧居的实用破烂。”

“儒道互礼,儒家管理世俗秩序,道教负责这秩序之间的生活质量。中国人性急时是阿弥陀佛太上老君一起喊的。”


  阿城那一代人生于四零五零间,文革时期正值青年,被下放改造一路过来,几十年间社会运动的细节历历在目。记得《闲话闲说》有一大段:“四九年后的大陆礼下庶人的范例则是军人雷锋,树雷锋式的小圣小贤,称为螺丝钉,可是固定螺丝钉的工具应该是螺丝起子,是刑,是军法。毛泽东有名句六亿神州尽尧舜,满街走圣贤,相
继续阅读

发表在 | 留下评论

约翰·拉塞尔《现代艺术的意义》

  一场对二十世纪摩登艺术迷境的窥探,作者以评论作编年史,不管对包豪斯学院、超现实主义、还是达达派的表述都堪称独到。三百页走马观花,有精彩评论:

“艺术的最大功用就是告诉自己我们是谁,这一功用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里都是难以完成的”

“我们不禁想起了勋伯格,他使他的歌剧《摩西和亚伦》在第二场结束时突然中断。杜尚 他从未彻底完成那件《大玻璃》 。庞德使组诗《诗章》的结尾一直开放着,罗伯特穆齐尔使三卷本的小说《没有个性的人》中途停止,这些人并非由于精力不济,而是预感到世界的不可驾驭时刻就要来临,正是由于这个原因,19世纪精心制作完美杰作的理想已不再效忠于生活事实了。普鲁斯特也许是历史上最后一位全面观察过生活,并给生活得出一个既严肃又清晰的结论的人。因为生活只向极度民智的观察者展示自身,而他也只能时而以禁欲主义,时而以深深的悲观主义来进行这种观察和总结。”

“当艺术更新的时候,我们也必须随之更新。我们与我们所处的时代有一种休戚相关之感,有一种与之分享被强化的精神力量,这正是人生应贡献于时代的最令人满意的东西。”

“好的作品使人消除疑虑,告诉我们想听到的东西,告诉我们经验不是无形的和难以辨认的,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受语言的障碍,我们在世界上是安逸自在的、相互依存的。这就是长期以来艺术的作用。它帮我们恢复了失去的统一,复苏了我们与自然和社会休戚与共的感觉,这是我们从一生下来就渴望达到的。”

“象征是自由人向权力的报复。 没有哪个暴君能免于象征的隐射。”

“詹姆斯乔伊斯说 沉默、流亡和狡诈 是一个重要艺术家能够工作的仅有条件。”

“蒙克是第一个进入“现代地狱”,并回来告诉我们地狱情况的人。”

继续阅读

发表在 | 留下评论

八十年代访谈录

   前有北岛、李陀编《七十年代》,主要讲经历。七十年代的中国大概可以用故事讲清的。八十年代太复杂,一两个人三五件事很难概述。八十年代,一片蛮荒过后短促的黄金年代。査建英的这几场谈话对象选地好,二十多年后他们从当年的浪尖走上当下主流的精英大堂,老友聚会回首往事。有不甘、怀念,也有对时下的恼骚和叫骂。敢说也说到点上。四百多页访谈,记得下面一些,有阿城 北岛 陈丹青 崔健 李陀 栗宪庭:

“八十年代文艺和无产阶级文艺还是个斧子关系侄叔关系,与其所叛逆,不如说是纠缠,同质的东西太多了,非要到九十年代,一种祖孙关系才出现。”

“首先是集体的消解,个人来了,很快,新世纪,个人又被融化了,变成一个期待被策划,被消费的状态,诸如双年展,出版商,音乐包装,一切变成兑换,交易。一个人在他周围没有支持系统的个人,又变地稀有脆弱,同时所有人都关心自己的利益,巴望自己尽快卖出去。"

"回想,八十年代那种集体性,那种骚动,如果咱们不追求品质,那十年真的很有激情、很疯狂、很傻、很土、似乎又可爱起来。"

"中国知识分子人格很难贯穿。从六十年代老大学生,七十年代知青,到八十年代的这批人,他妈的,你说说看,谁能和哈维尔之流平起平坐聊聊?人格不在一个水准上。”
继续阅读

发表在 | 2条评论